首页 | 大学文化 | 师德师风 | 志愿服务 | 基地风采 | 荣 誉 榜 
 
当前位置: 首页>>师德师风>>师德论坛>>正文
 
 
亦良师,亦益友——写给我们的老爹:陈文鹤教授
 

 

亦良师,亦益友

——写给我们的老爹:陈文鹤教授

      运动科学学院  王晶晶

中学同学的聚会,大多是一群奔赴天南海北的研究生,茶余饭后聊起各自的研究生导师,很有趣的发现原来几乎全中国的研究生都在暗地直呼“导师”作“老板”。有人分析,老板者,就是拍板的导师,很多时候是严肃的板着脸的。有的老板埋首于实验室,有的老板奔走于大江南北,还有的老板课程从早排到晚……是共性,老板们,不论博导还是硕导,教授副教授,忙得天昏地暗头昏脑胀是共性。于是慨叹,教授们的日子,其实不那么好过。

联系到我自己的时候突然有点小骄傲,因为对于导师,我们有自己独特的称谓“老爹”。众人哑然。

 

我的导师陈文鹤教授、博导,在运动生理学领域也称得上德高望重的人物。在理论上讲,元老级的人物我们学生几乎没机会接触。其实不然。5年前初到上海体院,认识的第一个教授级人物就是老师,大一的生理学、运动与健康讲座,大二的运动生理学、肥胖症与运动减肥,大三的心血管技能评定与运动处方……对于本科生来讲,几乎每个学期都能够听到大教授生动风趣并且容量丰富的课,实在是种享受。本科的时候办过一份报纸,顺应民意地做了老师的专访,那句“本科教学是雷打不动的,这是特快列车,最重要”让很多人印象深刻。学生们大概都是这样的吧,喜欢这样一个即使忙的天昏地暗还会跑到教室给本科生上课的风趣的老教授。对于陈老师就是这么一个亲切可爱的老教授,年级里开始有人很形象的称他为“鹤老爹”,再然后这样一个名字就慢慢的流传开了。四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般走到尾声的时候,几个学生对着毕业DV的镜头直呼“鹤老爹,我们爱你”。然后本科就这么哭着笑着离别着地毕业了。印象中的四年,老师一直都被学生们投票评为“我心目中的好老师”,对于本科生来讲,这或许是当时的我们能给予老师最大的荣誉。

本科做的课外科研和毕业论文,指导教师都是陈老师,言谈和举止中了解到陈老师对于本科生的教学标榜的是“快乐教育法”和“学生就是上帝”,觉得这是很有趣的说法,让刻板的生理学,就这么活泼起来。

本科直升研究生后,似乎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老师的硕士生。不喜欢称老师做老板,还是喜欢老爹的叫法,于是私下里依旧这么称呼。老师对于研究生的教育不同于本科生,“三基三严”是研究生的培养原则。注重学生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的“三基”培养,同时引导学生养成“严肃的态度、严格的要求、严密的方法”的“三严”作风。本科的益友就这么变成了良师,我开始参与老师各种各样的课题,学习各式各样的知识,经历迅速的成长,理论上的、实践上的和处事上的。

前些天和陈老师闲谈起过往,关于创建运科的学生社团减肥俱乐部的历史。学生自主创业的典范公司“巅峰控重”,最早的创业理念原来就是来自这个减肥俱乐部。言语中感觉的到老师对于“巅峰”这些年成长的欣慰。再之前见到老师跑前跑后地为提高本科生就业竞争力而策划运科学院的本科生质量承诺书。想来一个整日忙于科研的老教授,心里还是记挂着本科的那些孩子们的。

印象中的老师一直在忙碌着,各式各样的讲座、测试、课程和科研任务,没有双休日,没有朝九晚五,小小的办公室就是家。老教授也会觉得累,却从没有倦过。我想我就是尊敬并且喜欢这么一个老师,严肃起来如父亲,亲切起来似朋友,以校为家、克己奉公、严谨笃实、悉心执教,亦良师、亦益友,学生的事情永远都是重要的。

 

同学会上我想我一直是在用炫耀的语气讲我的导师。与那些整日泡在教学楼上公共课、窝在寝室闲的发慌、抱怨从来没有见过导师的老同学,我就这么一步一步被我们的老爹引导着经历着成长,和成熟。

亦良师,亦益友。是我的导师,陈文鹤教授。

上一条:师德之我见
已是尾条
关闭窗口
 
版权信息 © 2013上海体育学院   文明在线